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2|回复: 0

行书的沿革-东晋行书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44 天

    [LV.5]常住居民I

    880

    主题

    1259

    帖子

    8万

    积分

    注册时间
    2019-10-24
    最后登录
    2020-9-21

    热心会员勋章推广达人勋章宣传达人勋章荣誉会员勋章版主勋章爱心勋章活跃勋章土豪勋章精华勋章管理员勋章

    QQ
    发表于 2020-8-10 08:30:54|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东晋的行草书,以王羲之王献之父子为代表。他们的成就代表了东晋书家群体。王羲之被誉为“书圣”这不是偶然的,他主要以行草书出名。从行书发展来说,王羲之属第三代,他自称他的行草书学钟繇、张芝,而钟的老师是刘德昇。行书到了第三代出现“书圣”王羲之,他的书法成就代表了一代书风。

      王羲之的行书

      王羲之留存下来的书迹是比较多的,大约有400余帖,前后发现墨迹摹本也将近30余件之多,但由他亲笔所书的手迹可说一件也没有。刻帖以宋刻《淳化阁帖》收集最多,十卷中之第六至第八卷为王羲之的行草书。后有《大观帖》,由《淳化阁帖》厘正而成,羲之作品也是第六至第八卷。这些作品真赝杂陈,似难考证,且辗转摹刻,精者也不多。摹本大多数是行书墨迹本,以《兰亭序》为代表,被称为“天下第一行书”。

      关于《兰亭序》的真赝问题,在本世纪60年代虽引起一场大规模的辩论,尽管各方面都尽全力搜集各种文献资料加以论证,但是真是赝始终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结论。根据历史文献记载,唐太宗李世民喜爱王字,到处搜集王羲之墨迹,《兰亭序》归朝廷以后,李世民令冯承素、欧阳询等摹写,后来李世民死,《兰亭序》真迹也归葬乾陵。现存摹本有数种,传为冯承素摹写有“神龙”半玺的摹本为最好,被启功先生称为“下真迹一等”。这种传统的观点比疑为赝品者更能使人信服。虽然,至今也有人持怀疑的观点,但无足够令人信服的证据否定是唐摹本出自真迹,且尚有许多别的王氏摹本可证,特别是王珣的《伯远帖》真迹可证东晋时代行草书的高度水平。

      传为王羲之行书墨迹的除《兰亭序》外,还有《姨母帖》、《平安、何如、奉橘帖》、《快雪时晴帖》、《丧乱帖》、《二谢帖》、《频有哀祸帖》、《孔侍中帖》、《省书增感帖》以及怀仁集王字《圣教序》等等。这些作品不可能全是后人伪造,虽然它们各有特色,但足证王羲之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他的行书日趋完善,已形成结体、笔法一套规律。如起笔抢笔顺入,收笔上连下带;在结体上省笔变形,字与字之间上承下连,连丝或意连;章法错落平整,俯仰揖让,字距行间布白等等,都形成法度,形成一种流畅清雅、峻拔俊俏的格调神韵,成为后人学习行书的范帖。

      《姨母帖》,唐摹纸本,藏辽宁博物馆(图43),六行四十二字。

      帖云:

      十一月十三日,羲之顿首顿首。顷遘姨母哀,哀痛摧剥,情不自胜,奈何奈何。因反惨塞,不次。王羲之顿首顿首。

      此帖是《万岁通天帖》(又称《王氏一门书翰》)中的第一帖。“万岁通天”是唐武则天的年号。万岁通天二年(公元697年),王羲之的后裔王方庆向朝廷进王氏一门书翰十通,武则天十分重视,以真迹为底本,命人以钩填法摹后留存内府,原本仍归还王方庆。《姨母帖》钩摹精到,可称下真迹一等。摹本曾两次遭火灾:一是明朝时无锡华氏真赏斋失火;第二次是清朝乾隆年间乾清宫失火。但两次火灾此帖都被救出,现尚留有火灾痕迹,是幸存下的珍品。

      《姨母帖》书法尚存八分书意趣。所谓八分书,是指隶书向楷书过渡时的早期楷书,取势横向方正,横画收笔时略带停顿,横平竖直,线条浑厚淳朴但不失典雅俊逸,虽距八分不远,但已是行书的法度,起笔抢笔入锋,收笔时上带下连,方圆并举,字势横拓,或左紧右舒,或右敛左放,时有使转连带,或连丝萦带,或笔断意连,风格淳厚,自然俊雅。

      《快雪时晴帖》,纸本,现存台湾故宫博物院,四行二十八字。

      帖文略(见图23)。

      乾隆曾以《快雪时晴帖》、王献之《中秋帖》、王珣《伯远帖》命名为“三希”,藏处称“三希堂”,清代刻帖也命名为《三希堂法帖》。明代王稚登曾在跋语中说:“朱太傅所藏二王真迹共十四卷,惟右军《快雪》、大令《送梨》二帖乃是手墨,余皆双钩廓填耳。”王稚登认为《快雪时晴帖》是王羲之的真迹,但从墨迹现状看也是双钩摹本,钩线尚隐约可见,笔画周围界线整齐,不见笔毫毛碴。清高宗弘历称其“天下无双,古今鲜对。”又帖后跋云:“龙跳天门,虎卧凤阁。”此帖楷书成份多,线条流利秀美,下笔跳跃,起收笔稍有顿挫,笔断意连,更见萦带之笔。风格劲健,布局活泼,很见功力。

      《平安、何如、奉橘帖》(图44),这原是三帖,现合在一卷,藏台湾故宫博物院。已有残损,分别为四行二十七字(八字损泐),三行二十八字(个别字有损泐),二行十二字(三字残泐)。帖云:

      此粗平安,修载来十余日,诸人近集存,想,明日当复,悉来,无由同增慨。羲之白:不审审,尊体比复何如?迟复奉告。羲之中泠无赖,寻复白。羲之白。奉橘三百枚。霜未降,未可多得。

      三帖前隔水绫本上有宋徽宗瘦金体题签:“晋王羲之奉橘帖”,故《平安》、《何如》两帖应是后人移入。因《何如》一帖为首帖,故又称《何如帖》。后具“开皇十八年三月廿七日”,此为隋文帝年号(公元598年),估计《奉橘帖》在隋代为内府所藏。

      三帖的书法,《平安帖》水平最高,笔墨酣畅,淋漓尽致,结体紧密,用笔灵动,点画淳厚稳实,使转则有姿态,被视为王氏行书典范之作。《何如帖》,笔墨收敛紧凑,线条单纯结实,用笔收放结合,点画中略有萦带。《奉橘帖》书风接近《平安帖》。

    行书的沿革-东晋行书

    行书的沿革-东晋行书

      《孔侍中帖》(图45)、《频有哀祸帖》(图46),两帖合一纸上,唐时即流传日本。前帖六行四十二字,后帖三行二十字。摹本。帖云:

      九月十七日,羲之报:且因孔侍中信书,想必至。不知领军疾,复问。忧悬不能须臾忘心,故旨遣取消息。羲之报。

      频有哀祸,悲摧切割。不能自胜,奈何奈何。省慰增感。

      《孔侍中帖》,前三行笔法拘谨,用笔收敛,后三行则运笔随意,但整幅作品笔意紧缩,和《何如帖》接近。《频有哀祸帖》与前帖相反,放笔运营,流畅率意,疏落流便,颇有气势。许多字写得很精彩,如“悲、摧、奈何、省、慰”等字,结体减笔奇巧,运笔率意畅达,意趣横生。

      《丧乱、二谢、得示帖》(图47①~③),本是三帖,书体也不甚相同,后人连在一起,唐时即传入日本,大约也是唐时纸摹本,勾摹精到。《丧乱帖》八行六十二字,《二谢帖》五行三十七字,《得示帖》四行三十二字。

      帖云:

      羲之顿首。丧乱之极,先墓再离荼毒,追惟酷甚,号慕摧绝,痛贯心肝,痛当奈何奈何。虽即修复,未获奔驰,哀毒益深,奈何奈何。临纸感哽,不知何言。羲之顿首顿首。二谢面未。比面,迟咏良不弥静,羲之女爱再拜。想邵儿悉佳。前患者善,所送仪,当试寻省。左边剧。

      得示,知足下犹未佳,耿耿。吾亦劣劣。明日出乃行,不欲触雾,故也。迟散。王羲之顿首。

      《丧乱帖》全幅极为精彩,可和《兰亭序》相媲美,沉厚挺拔处胜过《兰亭序》,减笔连带之处更为洒脱清俊,线条挺劲厚健与流畅飘逸结合,形成静动的变化,繁体而用笔跳跃,有很高的艺术趣味。

      《二谢帖》运笔奔放草率,点画和使转之处对比鲜明,线条粗细悬殊。《得示帖》结体繁简结合,大小对比、线条静动、粗细变化如同一支乐曲,富有节奏变化。

      《兰亭序》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字,故宫博物院藏有数种唐摹本(见附录一)。帖云: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怏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惓,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以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每揽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由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揽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兰亭序》又称《禊帖》,王羲之任会稽(今浙江绍兴)内史时,于晋穆帝永和九年(公元353年)暮春三月三日,约孙统、孙绰、谢安、郗昙等四十一人,修祓禊之礼于山阴兰亭,饮酒作诗,王羲之亲自为之写序,故名《兰亭序》,是王羲之著名的书迹,在中国书法发展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和巨大的影响。历史上许多著名书法家都曾认真临摹过它,对他们书艺的成就起过作用。所以历史上任何一帖都不可以和它比拟,它被历代书家视为瑰宝,自唐以来的摹本、刻帖及临本已无法统计。“太宗(李世民)于右军之书,特留睿赏。贞观初,下诏购求,殆尽遗,万机之暇,备加执玩,《兰亭》、《乐毅》尤闻宝重,尝令拓书人汤普彻拓《兰亭》,赐梁公房玄龄已下八人。普彻窃拓以出,故在外传之”。(唐武平一《徐氏法书记》,见《书法要录》卷三)。可见,在贞观年间,除所摹八人八本以外,尚有“窃拓”本流传朝廷以外的,还不知多少本。又唐何延之《兰亭记》称,李世民派萧翼从辩才手中赚得《兰亭序》以后, “帝命供奉拓书人赵模、韩道政、冯承素、诸葛贞等四人,各拓数本,以赐皇太子诸王近臣”。还有欧阳询、诸遂良的摹本,可见唐代所摹《兰亭序》数量之多了。现存传为冯承素所摹的“神龙本”(因帖前后纸边上有唐中宗年号“神龙”二字小半印而得名),原题是“唐摹兰亭”,到元代郭天锡跋称:“此定是唐太宗朝供奉拓书人直弘文馆冯承素等,奉圣旨于兰亭真迹上双勾所摹”。以后即误以为冯承素临本。启功先生称此本“笔法浓纤得体,流美甜润,迥非其他诸本所能及”(《丛稿》),系摹本中最精本。

    行书的沿革-东晋行书

    行书的沿革-东晋行书

    行书的沿革-东晋行书

    行书的沿革-东晋行书

    行书的沿革-东晋行书

    行书的沿革-东晋行书
      据传,唐时即已有石刻本,唐太宗得《兰亭》真迹以后,命欧阳询摹拓,并刻石于学士院,拓赐群臣,即传为现存故宫博物院的“定武本”。“定武”是地名(即今河北省定县一带),唐代《兰亭帖》刻石原在长安(现陕西西安)学士院,五代梁时移石于汴都(现河南省开封市),辽金时耶律德光破晋以后,携此石北去,德光病死途中,弃石于杀虎林,至宋庆历年间(公元1041~1048年)才发现,置于定州。唐时定州置有义武军,因“义”与宋太宗赵光义的“义”字重,为避讳而改“义”为“定”,此石遂称《定武兰亭》,或称《兰亭定武本》。据俞松《兰亭续考》、桑世昌《兰亭博议》等称,宋太宗时此石归薛道祖,道祖又照原石刊刻二石,故《定武兰亭》也有三本。

      在谈《兰亭序》的书法艺术特色前,首先要确定摹本,因各种摹本都有所差异。赵孟頫认为:“古今言书者以右军为最善,评右军之书者以禊帖为最善,真迹既亡,其刻石者以定武为最善”。摹本以神龙本为最善。此两本不仅笔画肥瘦有所差别,《定武本》更为浑厚,但细微之处不及墨本有巧趣,并且某些字写法也有所不同,如二十二行“临文嗟悼”之“临”字,笔画写法不一样,等等。摹本前三行布局疏朗,字字端正,笔笔到家,精神饱满。四至九行章法渐密,字距、行间间隔相近,结体错落有致,笔法渐渐流利草率,自然流畅。此帖同字都各尽姿态,极少相同,如二十个“之”字,七个“以”字,七个 “不”字等,都各有姿态,变化无穷,点画纤浓得体,疏密有致,自然生动,清俊飘逸。

      《唐怀仁集晋右军将军王羲之书圣教序》,石刻拓本共三十行,约二千五百字左右。帖云:

      大唐三藏圣教序。太宗文皇帝制。弘福寺沙门怀仁集。晋右将军王羲之书。

      盖闻二仪有像,显覆载以含生。四时无形,潜寒暑以化物。是以窥天鉴地,庸愚皆识其端;明阴洞阳,贤哲罕穷其数。然而天地苞乎阴阳,而易识者,以其有像也;阴阳处乎天地,而难穷者,以其无形也。故知像显可征,虽愚不惑,形潜莫睹,在智犹迷,况乎佛道崇虚。乘幽控寂,弘济万品,典御十方,举威灵而无上,抑神力而无下;大之,则弥于宇宙;细之,则摄于豪厘。无灭无生,历千劫而不古;若隐若显,运百福而长今。妙道凝玄,遵之莫知其际;法流湛寂,挹之莫测其源。故知蠢蠢凡愚,区区庸鄙,投其旨趣能无疑或者哉。然则,大教之兴,基乎西土,腾汉庭而皎梦,照东域而流慈。昔者分形分迹之时,言未驰而成化。当常现常之世,民仰德而知遵。及乎晦影归真,迁仪越世,金容掩色,不镜三千之光;丽象开图,空端四八之相。于是微言广被,拯含类于三途,遗训遐宣,导群生于十地。然而,真教难仰,莫能一其旨归;曲学易遵,耶正于焉纷纠。所以空有之论,或习俗而是,非大小之乘,乍讼时而隆替。有玄奘法师者,法门之领袖也。幼怀贞敏,早悟三空之心;长契神情,先苞四忍之行。松风水月,未足比其清华;仙露明珠,讵能方其朗润。故以智通无累,神测未形,超六尘而迥出,只千古而无对。凝心内境,悲正法之陵迟;栖虑玄门,慨深文之讹谬。思欲分条析理,广彼前闻。截伪续真,开兹后学。是以翘心净土,法游西域,乘危远迈,杖策孤征。积雪晨飞,途间失地,惊砂夕起,空外迷天。万里山川,拨烟霞而进影;百重寒暑,蹑霜雨而前踪。诚重劳轻,求深愿达;周游西宇,十有七年。穷历道邦,询求正教。双林八水,味道餐风,鹿莞鹫峰,瞻奇仰异。承至言于先圣,受真教于上贤。探妙门,精穷奥业。一乘五律之道,驰骤于心田;八藏三箧之文,波涛于口海。爰自所历之国,总将三藏要文凡六百五十七部,译布中夏,宣扬胜业。引慈云于西极,注法雨于东垂。圣教缺而复全,苍生罪而还福。湿火宅之干焰,共拔迷途;朗爱水之昏波,同臻彼岸。是知恶因业坠,善以缘升。升坠之端,惟人所托,譬夫桂生高岭,云露方得泫其花,莲出渌波,飞尘不能污其叶。非莲性自洁,而桂质本贞。良由所附者高,则微物不能累,所凭者净,则浊类不能沾。夫以卉木无知,犹资善而成善,况乎人伦有识,不缘度而求庆,方冀兹经流施,将日月而无穷。斯福遐敷,与乾坤而永大。朕才谢璋,言惭博达,至于内典,尤所未闲。昨制序文,深为鄙拙,唯恐秽翰墨于金简,标凡砾于珠林。忽得来书,谬承褒赞,循躬省虑,弥益厚颜,善不足称,空劳致谢。

      皇帝在春宫述三藏圣记。夫显扬正教,非智无以广其文;崇阐微言,非贤莫能定其旨。

      盖真如圣教者,诸法之玄宗,众经之轨躅也。综括宏远,奥旨遐深,极空有之精微,体生灭之机要。词茂道旷,寻之者不究其源;文显义幽,履之者莫测其际。故知圣慈所被,业无善而不臻,妙化所敷,缘无恶而不剪。开法网之纲纪,弘六度之正教,拯群有之涂炭,启三藏之秘扃。是以名无冀而长飞,道无根而永固。道名流庆,历遂古而镇常,赴感应身,经尘劫而不朽。晨钟夕梵,交二音于鹫峰;慧日法流,转双轮于鹿菀。排空宝盖,接翔云而共飞;庄野春林,与天花而合彩。伏惟皇帝陛下,上玄资福,垂拱而治八荒;德被黔黎,敛衽而朝万国。恩加朽骨,石室归贝叶之文;泽及昆虫,金匮流梵说之偈。遂使阿耨达水通神,旬之八川;耆阇崛山,接嵩华之翠岭,窃以法性凝寂,靡归心而不通;智地玄奥,感恳诚而遂显。岂谓重昏之夜,烛慧炬之光。火宅之朝,降法雨之泽。于是百川异流,同会于海;万区分义,总成乎实。岂与汤武校其优劣,尧舜比其圣德者哉!玄奘法师者,夙怀聪令,立志夷简。神清龆龀之年,体拔浮华之世。凝情定室,匿迹幽岩;栖息三禅,巡游十地。超六尘之境,独步迦维;会一乘之旨,随机化物。以中华之无质,寻印度之真文。远涉恒河,终期满字;频登雪岭,更获半珠。问道法还,十有七载;备通释典,利物为心。以贞观十九年二月六日,奉敕于弘福寺翻译圣教要文,凡六百五十七部。引大海之法流,洗尘劳而不竭。传智灯之长焰,皎幽暗而恒明。自非久植胜缘,何以显扬斯旨。所谓法相常住,齐三光之明;我皇福臻,同二仪之固。伏见御制众经论序,照古腾今,理含金石之声,文抱风云之润。治,辄以轻尘足岳,坠露添流,略举大纲,以为斯记。治,素无才学,性不聪敏。内典诸文,殊未观揽,所作论序,鄙拙尤繁。忽见来书,褒扬赞述,抚躬自省,惭悚交并,劳师等远臻,深以为愧。贞观廿二年八月三日,内。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沙门玄奘奉诏译。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般罗揭谛,般罗僧揭谛,菩提莎婆呵,般若多心经。

      太子太傅尚书左仆射燕国公于志宁,中书令南阳县开国男来济,礼部尚书高阳县开国男许敬宗,守黄门侍郎兼左庶子薛元超,守中书侍郎兼右庶子李义府等奉敕润色。咸亨三年十二月八日,京城法侣建立,文林郎诸葛神力勒石,武骑尉朱静藏镌字。

      唐太宗李世民推崇王羲之书法,臣民不仅只因为右军书法高超,也自然有迎合朝廷的成份,故唐初王字影响很大。弘福寺僧怀仁花了二十四年心血搜集王字,集成《圣教序》。其中如“会”、“群”、 “林”、“斯”、“是”、“为”、“时”等字,都取自神龙本《兰亭序》等帖中。《圣教序》内容包括李世民为唐僧玄奘译文所作的序和敕文,太子李治的记和答笺,最后是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这样洋洋二千五百言左右的巨制,不论结体的安排或章法的错落虚实变化,都能行气贯通,变化有序,保持了王羲之书法神韵,这就很不容易了。说明怀仁对书法艺术也是有极好的眼力和水平的。

      《圣教序》在集字过程中,十分注意结体近楷和近草之间、笔画轻细和粗重之间、体势外拓和内敛之间的交错安排,还注意到上字的收笔和下字起笔间意连笔断,故能错落有致,轻重协调,动静结合,气通势顺,节律鲜明,平整而有变化,气韵生动,雅逸清俊。可见其在选择字体当中下了很大的功夫,成为学行书者比较标准的范本。如果能熟练掌握《圣教序》的书法,就为写好行书打下扎实的基础。

      王献之的行书

      王献之(公元344~386年)字子敬,小字官奴,是王羲之的第七子,是七子中书法最有名的。官至中书令,人称“王大令”。子敬生长在书家群体的环境中,又加上才华过人,故对书艺极其精通,从小即有自己的见解。梁代庾肩吾称他“早念天骨”。他学书不限家法,擅长行草,从他的《洛神赋》十三行看,他的楷书也极有功力,写得很精彩,虽是寸楷,但有“寻丈”的气势。他的行草书加强连笔,唐张怀说他最理解“一笔书”,能纵情书写,故线条流畅飞动,放肆豪迈,媚趣过其父。存世墨迹行书《鸭头丸帖》,此帖为绢本(现藏上海博物馆),二行十五字(图48)。

      帖云:

      鸭头丸故不佳,明当必集,当与君相见。

      此帖虽无具名,但宋以后流传有序,其书风与历代评论也较为一致。羊欣说他的“笔迹流怿,婉转妍媚。”由于是绢本,故墨浮表面未能深进去。有人说它属草书,但结字大多是繁体,行草相间,故有人也称行书,只是用笔连续,体势连绵,多用笔锋着绢,起落皆无痕迹,媚巧有趣。《淳化阁帖》收子敬书九、十两卷。

      《中秋帖》,纸本,传为献之书,三行二十二字(图49)。

      帖云:

      中秋不复不得相还为即甚省如何然胜人何庆等大军。

      《中秋帖》传说为米芾所临,很有可能。此帖与《十二月帖》多数字相同。《十二月帖》云:“十二月割至不?中秋,不复不得相。未复还,恸理为即甚,省如何?然胜人何庆等大军。”《中秋帖》文辞不通,显系和临写时脱落有关。据董其昌考证,《十二月帖》与《淳化阁帖》中《庆至帖》(又称《庆等帖》)为同一帖。从书风看,都是连笔萦带,气势连绵,结体多数减笔,也属行书的范畴,有人也称其为草书。此帖笔墨浓重,气势雄强,不失为行书中一种风格。

      《地黄汤帖》,也名《新妇服地黄汤帖》,六行四十四字(图50,局部)。

    行书的沿革-东晋行书

    行书的沿革-东晋行书


      帖云:

      新妇服地黄汤来,似减。眠食尚未佳,忧悬不去心。君等前所论事,想必及。谢生未还,可(何)尔。进退不可解,吾常书问也。

      此帖是王献之帖中属于较标准的行书,结体严谨,使转萦带极有法度,是学行书的优秀范帖。《授衣帖》,刻帖本,十二行一百字(图51)。

      帖云:

      献之死罪,授衣。诸感悲情,伏惟哀慕兼恸,痛毒难居。见徐镌并使君书,承比极胜。但承此凶问,当复大顿耳。比日忧驰,无复意。不审尊体之何?脚及耳痛气,得此哀号,何如先大恶时。灸创特不堪此,不乃为患,眠食几许。使君今地实难为识,然所以为识,政在此耳!

      《授衣帖》为《淳化阁帖》中一帖,也十分精彩,结字严谨而运笔飞动,线条动感极强,气势恢宏,使转流畅,偶尔插入近楷结体,更显动静结合,极富变化。与《地黄汤帖》相比,此帖较奔放外展,或向纵势,或向横拓,或收缩,或拓展,或侧左,或侧右,不仅结体极有姿态,且神韵外扬,自然生动,气势万千。如有一定行书基础以后,再学此帖,当能吸取拓展和恢宏气势。但如基础不甚扎实,似可先不学此帖。王珣的行书

      王珣(公元350~401年),字元琳,小字法护,王导之孙,王洽之子,与弟王珉同有书名。官至尚书令,有《伯远帖》传世。东晋真迹见世的只此一件,故被乾隆定为“三希”之一。

      《伯远帖》,纸质,五行四十七字,现存故宫博物院(图52)。帖云:

      珣顿首顿首。伯远胜业情期,群从之宝。自以羸患,志在优游。始获此出,意不剋申。分别如昨,永为畴古,远隔岭峤,不相瞻临。

      此帖墨色犹新,笔毫锋棱俱在,结体弛张随意,左右顾盼,上下揖让,洒脱飘逸,自由奔放,豪迈中不失清雅,方劲中使转流畅。如果没有坚实的行书功底,最好不要先学此帖,以免易得飘浮之弊。


    自从每天来签到,心情好了,胃口好了,头发黑了,痔疮不犯了,越活越年轻了
    回复 天涯海角搜一下: 百度 谷歌 360 搜狗 搜搜 有道 谷粉 雅虎 必应 即刻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